山東實施新舊動能轉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綜述

2021年08月22日11:40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  作者:趙洪杰 劉兵 付玉婷

如果說高質量發展是中國經濟的一場大考,新舊動能轉換就是這場大考中的山東卷。

2018年以來,山東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牢牢抓住新舊動能轉換這個推動高質量發展的“牛鼻子”,按照“一年全面起勢、三年初見成效、五年取得突破、十年塑成優勢”的時間表,頂住陣痛、攻堅克難,以“十強”產業為主戰場,堅決淘汰落后動能,堅決改造提升傳統動能,堅決培育壯大新動能,努力在轉方式、調結構、增效益上發揮“領頭雁”作用。

經過全省上下共同努力,新舊動能轉換“三年初見成效”,正向著“五年取得突破”加速邁進,山東經濟發展發生由“量”到“質”、由“形”到“勢”的根本性轉變,實現了從質量結構到體制機制、發展環境的系統性重塑。

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倒逼產業體系大破大立

——保持定力,頂壓奮進,以“十強”產業為主戰場,以“三個堅決”為基本路徑,打造凸顯山東特點和優勢的強大產業

空間行波管是衛星與航天器信號傳輸的核心部件,過去產品依賴進口。去年底,濟南一條自動化裝配試驗線的投產扭轉了這一局面。這樣一個高精尖項目,誕生在“全線停產、徹底搬遷”的濟鋼舊址上。

“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2018年1月,在黨中央親切關懷下,國務院批復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自此,一次次產業發展破與立的錘煉與洗禮,在齊魯大地上不斷展現出來。

破,石碎也。從過往熟悉軌道步入荊棘叢生險地,這份勇氣與膽魄來自一個東部大省的深刻自省——2018年初,盡管山東經濟總量仍是全國第三、北方第一,但無論發展速度還是后勁,與先進省份相比已嚴重滯后。

國家發展改革委產業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費洪平說,從全國看,結構調整呈現從南向北、從產業下游向上游的傳遞規律。山東產業處于上游的比較多,又是南北過渡的重要節點。“解決好山東發展問題,對全國特別是北方地區、產業鏈中上游地區加快動能轉換有著重要的示范帶動作用。”

相較動能轉換早一些的省份,彼時的山東土地、能耗、環境容量接近“天花板”,周期性、體制性、結構性問題疊加,新老矛盾交織。“不轉是等死,但轉是找死”的想法一度流行。

“我們承認差距,但絕不甘心差距!我們已經沒有退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才是唯一出路。”省委主要負責同志親自上陣抓解放思想,推動觀念轉變,組織開展“大學習、大調研、大改進”、省外學習考察、“七賽七比”等,革故鼎新的系列舉措,持續破解制約新舊動能轉換理念意識、文化氛圍、體制機制等障礙。

2019年,高污染、高耗能的舊產能紛紛淘汰,新動能短期內又無法迅速補位,各地一度出現“空籠期”。面對經濟下行壓力,省委堅決做實統計數據,提出“用這幾年的退一步,換得未來幾年的健康大踏步向前發展”,進一步為基層樹立起求真務實、埋頭苦干的導向。

滾石上山、爬坡過坎,蓄積“千磨萬擊還堅勁”韌性,砥礪“越是艱險越向前”品格。

——頂格推進,將新舊動能轉換列為“頭號”重大工程,成立由省委書記任組長的領導小組,加強黨的全面領導;

——規劃引領,省級層面編制新舊動能轉換實施規劃、實施意見、工作方案、11個“十強”產業專項規劃、配套政策文件500余件;

——步履鏗鏘,2018年“啟動年”,2019年“落實年”,2020年“攻堅年”,推動重點任務落實;

……

據省發展改革委動能轉換協調處處長王坤介紹,山東綜合運用市場機制、經濟手段和法治辦法堅決淘汰落后動能,2017年以來,咬緊牙關、忍住陣痛,累計關停散亂污企業11萬多家、化工企業2300多家,化工園區由199家壓減到84家,壓減鋼鐵產能1840萬噸、煉油產能2201萬噸、電解鋁產能321萬噸。

“山東經濟發展成色不斷提升,首先就在于下好了淘汰落后動能這招‘先手棋’。”重慶大學公共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龍少波說。

立什么,怎么立?只有找到適合自己的途徑,才能維持長久的發展動力。

結合資源稟賦,科學謀篇布局,集中培育“5+5”十強產業,建立“6個1”協調推進機制;強化考核“指揮棒”,“十強”產業和“四新”經濟發展情況被納入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綜合考核……2020年底山東“四新”經濟增加值達到30.2%,7個優勢產業集群入選全國首批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數量居全國首位。

“山東構建出一個相對完整的產業生態體系,是新舊動能轉換中一個鮮明的特色。”費洪平說。

得益于近年來持續推進“三個堅決”,山東正在“雙碳”新賽道上贏得更多主動權。

8月5日,省“十四五”氫能重大示范試點項目首車高質量燃料電池用氫氣出廠,實現燃料電池用氫氣在青島的首次工業化生產。

“上半年,山東萬元GDP能耗強度下降3.8%,優于全國平均水平,超過國家下達給山東的年度預期任務。”省科學院生態研究所所長許崇慶說。

風生潮起,只爭朝夕。經過三年多艱辛實踐,山東經濟的傳統優勢夯實塑強,新生優勢加速凝聚,新舊動能轉換初見成效,探索形成了具有山東特色的新舊動能轉換之路。

全省“一盤棋”,拓出動能轉換新空間

——打破區域、產業、資源配置等要素分割,統籌謀劃推進區域、城鄉、陸海和減排節能發展,拓展新舊動能轉換新空間

15.79萬平方公里陸域面積、15.95萬平方公里海域面積、3345公里海岸線……廣袤的齊魯大地上,沒有“全省一盤棋”思想,就不可能有新舊動能轉換“三年初見成效”的亮麗成績單。

3年多來,山東強化“全局思維”,打破區域、產業、資源配置等要素分割,因地制宜、因業布局、因時施策,統籌謀劃推進區域、城鄉、陸海和減排節能發展,拓展新舊動能轉換新空間,增強資源環境支撐力,形成了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合力。

有一組數據值得關注:2018年以前,山東每年確定100個省級重點項目予以支持;2018-2020年,3年累計謀劃推出省級層面重大項目3129個,平均每年1043個;而到2021年,這一數字增長到1600個。

項目建設是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抓手和主要載體。立足當前,謀劃長遠。省重大項目、新舊動能轉換優選項目、“雙招雙引”重點簽約項目、補短板強弱項項目……2018年以來,山東建立起覆蓋省市縣三級的多層次項目體系,以“謀劃一批、儲備一批、開工一批、竣工一批”的項目推進機制梯次配備,加強省級規劃與管理,優化空間布局和體系結構,引導各地因地制宜、錯位發展。

省發展改革委主任周連華說,針對項目建設中存在的要素瓶頸制約問題,山東還建立“要素跟著項目走”機制,改革傳統要素分配方式,加大全省土地、能耗、污染物排放總量替代指標、水資源、資金等統籌力度,為項目落地創造良好環境和穩定預期。

“相對于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山東半島城市群與國內不少城市群都面臨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矛盾,比如要素流動存在顯性隱性障礙、區域發展統籌機制欠缺等。”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院長黃少安說。

2018年,山東確立了“三核引領、多點突破、區域融合互動”的動能轉換總體格局。

濟南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實施方案獲國家批復;青島13條標志性產業鏈進一步壯大發展;煙臺特色產業集群入選數量全省第一;濟青煙三市建設國際招商產業園,聚力引進支柱型、引領型世界500強企業和行業領軍企業……

“三核”各展所長,率先突破,猶如齊魯大地上三顆熠熠生輝的明珠。2020年,三市經濟總量占全省比重達到41.5%,比2017年提高2個百分點,輻射帶動能力進一步增強。

面對區域經濟發展新形勢,山東強化省會、膠東、魯南三大經濟圈城市協同聯動,進一步確立了構建“一群兩心三圈”的區域發展新格局。

出臺鄉村振興戰略規劃及5個振興工作方案,推動城鄉融合探新路;加強海陸統籌、海海統籌,整合中歐班列(齊魯號)運營,深化港口一體化改革……“堅持城鄉區域陸海統籌,山東‘三核引領、多點突破、區域融合互動’的動能轉換總體格局已初步形成。”費洪平評價說。

綠色發展,是新舊動能轉換的應有之義和必要保障。山東堅持新舊動能轉換與生態環保一同謀劃、一起部署、一體推進,將環境質量改善作為衡量新舊動能轉換的成效之一。今年上半年,PM2.5濃度比2016年同期下降36.2%,超額完成國家能耗“雙控”任務,為動能轉換騰出了發展的“綠色空間”。

強化動力支撐,形成引領動能轉換新機制

——全面強化創新、改革、開放“三大動力”,完善“放管服”、制度創新、干部人才、交通運輸“四大支撐”,保障新舊動能轉換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新舊動能轉換本質上是一場思想觀念、生產方式、管理模式、運行機制的深刻變革。這既需要市場“無形之手”的牽引,也需要政府“有形之手”的引導。

“深圳新動能發展勢頭迅猛,主要是因為有一整套動力、保障體系,營造出了動能轉換的良好生態。這幾年山東這方面的變化非常明顯。”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說。

企業創新曾是山東的短板——2016年山東高新技術企業只有4692家,僅占全國的4.5%,而粵蘇浙分別達到19855家、13183家、7707家。

“熱效率提升到50%,意義不亞于人類史上首次百米跑跑進10秒!”去年9月16日,濰柴集團發布全球首款突破50%熱效率的商業化柴油機。濰柴的創新是山東高水平建設創新型省份的典范。

整合120億元省級科創發展資金,實施省級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布局首批5家省實驗室;重點打造“1+30+N”創新創業共同體系;吸引中科院海洋大科學中心、中科院濟南科創城等國家戰略創新力量落戶山東……

3年多來,山東打出創新發展“組合拳”,催生出“化學反應”:去年底高新技術企業超1.4萬家,比2018年翻了一番多,產值占規上工業總產值比重達45.1%,被國家表彰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進自主創新和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成效明顯的地方”。

新動能是新事物,新事物的壯大伴隨著對既有規則秩序和利益格局的改變。唯有全面深化改革,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才能使成本曲線進入下降通道,讓經濟發展重獲新動能。

2019年7月,山東首家“四不像”新型研發機構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在濟南成立。兩年來,這里組織實施科技項目220個,建設研發機構66家,創立高技術企業124家。

又何止一個“四不像”。目前山東已備案的新型研發機構超300家,形成了一批不同主體、不同模式、不同路徑、不同方向的新型研發機構群體。

九大改革攻堅行動形成創新成果110多項;省屬企業混改戶數比例達到68.9%;科教體制、公共衛生和中醫藥等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山東點燃全面深化改革的“強引擎”,激活高質量發展一池春水。

作為沿海大省,山東的經濟外向程度落后于粵浙蘇。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必須立足自身優勢基礎,引進新變量,創造新組合,提供新可能,培植新優勢。

出臺深化改革創新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45條意見,把“雙招雙引”作為經濟工作“第一戰場”;運用平臺思維,搭建跨國公司領導人青島峰會、儒商大會等開放平臺;完成山東自貿試驗區112項試點任務106項,一批制度創新成果在全省復制推廣……

2017年以來,山東新設外商投資企業10711家、年均增長27.4%,世界500強投資企業增加143家,達812家。今年上半年,實際利用外資同比增長75%,增幅列全國利用外資前六大省市首位。

“與前些年相比,這兩年山東開放水平實現了跨越式提升,正迎頭趕上先進省份。”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鄭世林說。

“放管服”改革、制度創新、干部人才、交通運輸是新舊動能轉換的“四大支撐”。3年多來,山東出臺系列政策舉措,提升政府服務效能,實施人才優先發展戰略,合理布局重大基礎設施,為新動能加速成長提供堅實的支撐保障,讓山東迎來高質量發展的“黃金期”。

“所當乘者勢也,不可失者時也。”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山東正推動更深層次觀念變革、更加充分激發市場主體活力、更高水平擴大開放,為新舊動能轉換提供源源不斷的內生動力、創造活力和發展潛力。(大眾日報記者 劉兵 趙洪杰 付玉婷)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葫芦娃视频app官网ios-葫芦娃视频邀请码-葫芦娃视频兑换码-葫芦娃视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