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美國丨揭開虛偽報告背后的真相

2021年08月30日10:31  來源:玉淵譚天

拜登,白等了。

當地時間8月27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公布了所謂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摘要,草草的498字,沒有提供任何關于新冠病毒來源的證據。

譚主分析發現,溯源結果充斥的都是“可能”(likely)、“或許”(probably)這樣的詞匯,按美國網友的話說,就是幾張無用的廢紙。

△網友吐槽,這很可能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那就是用很多頁的篇幅卻什么也沒說

滿紙荒唐言背后,是心虛,是越發遮掩不住的真相。

耐著性子讀完報告摘要,你會發現,結論幾乎都是“不確定”。

本次溯源開始之前,白宮發過一份聲明。拜登說情報部門對病毒起源存在歧見,自然起源與實驗室泄漏都有可能,“但還沒有達成明確的結論。”

經過了90天的調查,兩個假設原封不動地復制粘貼。

半島電視臺評價,美國情報界內部仍然沒能在新冠病毒起源的問題上達成一致,分歧難以解決。

△美國情報界在新冠病毒起源上仍然存在分歧

說起分歧,有一個細節值得注意,這次調查之前,美國的情報機構中,傾向于“實驗室泄漏論”的有一家,傾向于“自然起源論”的有兩家,剩下的沒有作判斷。

這次的調查結果,傾向于“實驗室泄漏論”的有一家,傾向于“自然起源論”的變成了四家。

情報機構內的悄悄轉向,怎么理解?

用美國學者馬意駿的話講,美國一直炒作“武漢實驗室泄漏論”,是因為這能有效分散人們對美國實驗室嚴重“病毒泄漏史”的注意力。

△網友發問,媒體揭露了對美國在病毒溯源問題上越來越多的不理解,例如要求調查德堡等。美國到底在隱藏什么?

這一點,從報告的另一個細節中也能得到印證。

滿篇“不確定”當中,美國情報機構只給出了唯一一個確定的結論:“病毒不是生物武器”,也“很可能不是基因工程”。

為什么如此篤定?

聯想一下越來越多的溯源線索指向美國,也就能理解美國情報機構的一片“苦心”。

畢竟,前有全球超2500萬人呼吁對德特里克堡開展調查,現又有研究冠狀病毒和基因改造的巴里克實驗室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對于這些合理懷疑,美國試圖掩蓋真相,逃避責任。現在又試圖用溯源報告給自己洗白。

為了挽尊,還把臟水潑給了中國,謊稱溯源沒有結果是因為中國不透明。

美國真應該好好閱讀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世衛組織的專家曾專門到武漢進行了詳細了解和考察,見了所有他們想見的人,查閱了所有他們想查閱的數據,建立了具有借鑒意義的合作調查模式。

反倒是美國,更應該公開透明。

美國,最應該溯源的,是自己。

編病毒溯源報告,美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美國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也曾撰寫過溯源中國的報告,其中,“可能”“也許”的推測也到處都是。

造謠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空調改造工程花費6億美元,近39.3億元人民幣。如此“天價”,編得繪聲繪色。譚主一查才發現,該項實際花費392.687694萬元,而在報告里被夸大了1000倍。

官方的“科學報告”如此夸張,是數學不行,還是編故事早已“蔚然成風”?

譚主聯合專業機構對2020年初海外社交媒體推文內容進行了海量集納、篩選與追蹤后,“匿名者Q”(QAnon)和“零對沖”(Zero Hedge)這兩個賬號浮出了水面。

從2020年1月開始,這兩個賬號便開始發布“新冠病毒是中國的生物武器”等陰謀言論,單條推文的轉發量都能過10萬。

謊言的種子,早已由極端陰謀論組織埋下。巧合的是,這些組織都支持共和黨。這些陰謀論,也成了麥考爾的“小說”素材。只不過,這些不謀而合,只是巧合么?

△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

此外,譚主還注意到一篇研究論文——《議題凸顯與關聯構建:Twitter社交機器人對新冠疫情討論的建構》,其中提到了一個尚未廣為人知的輿論角色“社交機器人”,它也被用于對中國與新冠病毒之間的關聯進行污名化。

只要通過人工智能自動化操作技術來設定程序,便可在社交媒體上對大量賬號的行為進行定制操作,貫徹背后操縱者的意志。

三人成虎。污名化的語義關聯可能影響公眾對客觀事實的理解。

這一研究共獲取了195201條推文,這些推文中,18497條由機器人生產,通過推文內容具體分析發現,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不久,帶著“wuhancoronavirus”詞條的言論被社交機器人在社交網絡上廣泛使用。

政客點火,社交機器人順勢煽風,惡意操縱,顯露無遺。

美國病毒學家安杰拉·拉斯穆森表示,在美國,不同意“實驗室泄漏論”,就會遭到攻訐。

謠言,原來是美國溯源的開端。

巧合的是,拜登正是在有關溯源的謊言中走馬上任的。

根據美國《名利場》雜志揭秘,今年1月15日,拜登上任前5天,美國國務院發布了一份備忘錄。其中提到了所謂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的“關鍵證據”。但信息的來源,全以涉密為名,不予公開。

拜登的后續溯源調查,都由此開展。只是,備忘錄中所謂的“關鍵證據”,從何而來?

譚主從《華爾街日報》找到了答案。挖掘到這些“證據”的,是大衛·阿舍爾帶領的情報團隊。

阿舍爾,曾參與敘利亞化學武器的調查工作。當時,美國通過“白頭盔”的視頻,栽贓敘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他算得上是用“洗衣粉式”的栽贓手段,抹黑一個國家的“老手”。

而這份報告,對拜登來說,不是送上的厚禮,而是埋好的雷。

因為這些不具名消息來源的“情報”,曾在2020年被彼時的民主黨視為共和黨為換取支持率而轉移矛盾的手段,并大加抨擊。

“這屆政府急于轉移對總統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的指責。而中國是一個非常方便的替罪羊。”參議院民主黨議員克里斯·墨菲的話代表了大部分民主黨人批評的聲音。

△參議院民主黨議員克里斯·墨菲

前國務院和五角大樓官員伊蘭·戈登伯格毫不客氣地指出,特朗普利用情報部門搞出的“證據”,無異于美國政府曾經以“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借口入侵伊拉克的把戲。

尷尬的是,民主黨曾經嚴厲批評的病毒溯源報告,成了拜登上任之后,溯源調查的起點。

民主黨自己打自己的臉,真疼。

今年5月6日,眾議院共和黨議員凱西·羅杰斯等人,直接致信國務卿布林肯,要求其提供國務院1月15日報告中關于“武漢實驗室的更多信息”。

△眾議院共和黨議員凱西·羅杰斯

就在拜登命令情報界在90天內提交溯源報告的當晚,參議院就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解密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信息。

若找得到,那就直接印證了共和黨的“先見之明”;找不出,又成了共和黨用來抨擊新一屆政府無能的憑借。

風水輪流轉,當初民主黨對共和黨操縱情報的種種質疑和批駁,現在被對手變本加厲地用在自己身上,不可謂不諷刺。

用謊言發起溯源,得到的只能是謊言。

兩黨的內斗中,擅于“甩鍋”“栽贓”的情報部門成了使用順手的工具。

這一點,白宮一直諱莫如深。

就在為期90天的病毒溯源調查的結果出來之前,拜登專門去了一趟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它統籌負責美國情報溯源問題。

面對一眾情報官員,拜登在講話中表示了感謝并強調他對他們所做的工作有信心,關鍵的是,拜登強調不會對他們施加政治影響。

欲蓋彌彰。

武漢大學情報學博士張家年告訴譚主:情報本該作為‘耳目尖兵和參謀’,向決策者提供客觀公正的信息,但在美國卻需要迎合政客的需求,在疫情溯源的過程中,美國的情報機構已然被政治化,政治正確是情報人員繞不開的一座大山。

只不過,這次,民主黨卻給自己埋下了意想不到的隱患。

從上述過往來看,沒有任何人比共和黨更樂于揭美國現任政府的丑。正如國會進步黨團主席普拉米拉·賈亞帕爾所說,“無論(情報部門)調查出什么結果,都會被以可怕的方式使用” ,本屆政府和民主黨都會面臨責難。

△國會進步黨團主席普拉米拉·賈亞帕爾

更何況,美國情報部門根本沒有科學溯源的能力。

張家年告訴譚主:美國情報界的18家機構與組織,沒有一個是專門負責生物病毒情報分析的。

而且美國開源情報的來源復雜,泥沙俱下,又繞不開政治壓力的影響,公正性、權威性都會大打折扣。

真相,恰好成了無足輕重的東西,兩黨對此都心照不宣。

利用情報機構,相互攻訐;借抹黑他國,搞政治黨爭。如此卑劣的初衷,“不得民心,沒有出路”。

溯源,用情報機構,不靠譜。

調查沒查出個所以然,美國新冠疫情卻又重回今年2月初以來的峰值。

繼續拿著情報部門這件漏洞百出的工具胡作非為,狼狽吞下苦果的,絕不只有美國兩黨。

美國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葫芦娃视频app官网ios-葫芦娃视频邀请码-葫芦娃视频兑换码-葫芦娃视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