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余年薪火傳承,曲阜琉璃瓦“轉身”古建產業集群

2021年08月30日09:17  來源: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作者:張磊 易雪 陳曙光 褚思雨 孔德旺

瓦片、寶頂、大吻、屋脊走獸、溝頭滴水……陽光明媚的日子里,覆蓋在古建屋頂的黃色琉璃瓦件奇光異彩,光彩奪目。作為明朝專供孔府孔廟修繕的圣府窯廠,曲阜大莊琉璃瓦廠歷經600余年薪火傳承。如今魯城街道大莊社區在原琉璃瓦廠小規模生產的基礎上,通過技術革新、產業化經營,目前已實現年產值5000萬元。昔日官府專用的琉璃瓦,正從窯火和泥土中轉身,通過“非遺+設計”的模式飛入百姓家。不僅如此,社區還延伸古建筑行業產業鏈,已形成油漆彩畫、園林綠化、古建設計、琉璃瓦、藝術雕刻等古建產業鏈條,產業集群規模初顯。

中國“琉璃三雄”

技藝傳承600多年不衰

魯城街道大莊社區位于曲阜城西,在宋代時是“仙源縣”(宋代曲阜縣稱)城西一較大村莊,因此稱為“大莊”。村域面積0.24平方公里、轄區人口1500余人,這樣一座不起眼的小村莊,其“色彩”關乎著全國各地古建屋頂的“色彩”。

形似半面竹子的黃色琉璃筒瓦整齊地碼放在曲阜大莊琉璃瓦廠院內,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金色,每一塊瓦的背面都刻有陰文標記“大莊”和“御圣公”。有著600多年歷史的大莊琉璃瓦廠,其前身是由明武宗為朱氏窯戶特賜的“裕盛公窯場”演變而來。在歷史上,無論是供奉孔子塑像的孔廟大成殿、還是孔子嫡系后裔生活的孔府,每一次修繕所需的琉璃瓦均出自這里。

8月24日,記者走進琉璃瓦廠的手工捏作車間,73歲的古建琉璃泥塑工劉洪江坐在一方小凳子上,用筆刀描摹著輪廓,經過粘土塑型后的“垂獸”栩栩如生。“現在古建筑維修和新建仿古建筑需要越來越多的瓦當,也有先進的設備與技術提高生產效率,但在制作吻獸等關鍵產品時,純手工的工藝仍是不二選擇。”

劉洪江是土生土長的大莊村人,自20歲進入大莊琉璃瓦廠工作,至今已有50余年。他對琉璃燒制的歷史頗有硏究,說起琉璃就好像在說家譜:“大莊村燒造歷史可以追溯到明代。據史料記載,明初的時候,朝廷為滿足修建孔廟之需,令山西琉璃瓦世家朱氏長支遷先遷到兗州,在兗州縣城之東、泗河兩岸設窯廠。明弘治年間,又遷至曲阜西關,后遷大莊村,為孔廟擴建研制琉璃瓦。明武宗正德七年,賜名‘裕盛公’窯廠,專供孔府孔廟修繕的圣府窯廠,是我國古代三大御封窯廠之一。”

大莊村因琉璃光環,在獨特的文化資源和歷史機遇之下,形成琉璃燒造產業鏈,也一直是村里集體經濟的主體。時至今日,劉洪江還常常向年輕人描述大莊村締造的盛景:“新中國成立后,裕盛公窯廠遂改為曲阜大莊琉璃瓦廠,村里三分之二的村民都在瓦廠工作,靠此手藝養家。從那時起,大莊與北京的門頭溝、山西的河津并稱為中國‘琉璃三雄’。”

開啟重生之路

由瓦當走向古建產業

上世紀60年代,大莊村世代傳承的琉璃燒制技藝遭遇生死攸關的困境。琉璃瓦生產一度中斷,直到改革開放以后,琉璃瓦技藝的恢復,才成為可能。

“從小就在琉璃瓦廠長大的,不能讓這門手藝在我們這代人的手里斷送。”懷著這樣的責任感,魯城街道大莊社區黨總支書記王樹寶從老一輩人的手中接過琉璃瓦廠,開啟重生之路。

2011年,琉璃瓦廠在原有基礎上全面改制,成立曲阜市琉璃瓦廠有限公司。改革后,企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換天然氣隧道窯,不僅實現燒制環節中的脫硫脫硝,更一改過去漫天灰塵的生產環境。

就在很多人對企業執意花幾十萬元更換燒制設備的行為表示不解時,王樹寶在轉企之初的一句“如果解決不了傳統燒制工藝中的環保問題,企業總有一天會走進死胡同”竟然很快應驗了,環保紅線越繪越實,很多燒造作坊以它們無法想象的速度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

“目前,瓦廠每年平均生產琉璃瓦約5000萬件,年產值近5000萬元,帶動周邊勞動就業200余人,是上世紀70年代的四五十倍,產品種類也從傳統的片瓦、筒瓦和吻獸(中國古代建筑屋脊正脊兩端的一種飾物)等擴展到‘客戶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王樹寶說,如今,產品不但銷往國內多個省市和地區,還遠銷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國家。2014年,曲阜琉璃瓦制作技藝成功入選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

贏得發展空間的琉璃瓦廠,還在國內市場尚不旺盛的當時率先進軍古建筑領域,把琉璃瓦的市場推向更廣闊的平臺。“琉璃瓦是古建中的一個重要元素,去做古建它才會具有更加廣闊的天地。”王樹寶說,曲阜市園林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其前身是依托琉璃瓦廠組建起來的一支十多人的古建修繕隊,歷經37年的發展,目前成為可承接文化古建、宗教場所各種風格的古建園林工程的較大型專業施工隊伍。

活態傳承琉璃

放下高冷融入日常生活

如今,時代的車輪迎來了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熱潮,一張接著一張的市場訂單飛進企業。就在很多人覺得老手藝要發大財時,曲阜琉璃瓦廠又倒回頭去琢磨起工藝的保護與傳承了。

“‘非遺’項目能不能活得好,得看有沒有年輕人繼續留下來做這個行當。”曲阜市琉璃瓦廠釉色技師王德強,今年剛剛32歲就已經獲評市級“非遺”傳承人,而把他推到這一位置上的,正是公司長期以來堅持推行的傳統師徒幫帶機制。曲阜琉璃瓦廠一方面成立大師工作室,返聘老琉璃工匠手把手地帶新人;另一方面和景德鎮陶瓷大學等專業類高級院校展開合作,定向招引青年人才,為企業的長遠發展做足了鋪墊。

人才和技術的持續投入,讓堅持沿襲傳統燒造工藝的曲阜琉璃瓦廠能夠在完整保存手工技藝的同時獲得更廣闊下一步的發展空間。“人們不會將一塊笨重的琉璃瓦買回家,卻愿意買入小而精致的琉璃元素創意產品。”王樹寶表示,除了對大莊琉璃瓦燒制標準的研究性傳承,琉璃的發展離不開擁抱現代人的日常文化生活。

為順應市場需求,公司跳出視琉璃為建筑材料的思維、嘗試開發設計脊吻獸件擺件等文創產品,以及更多生活用品和擺件,借琉璃文化符號進入千家萬戶,傳承琉璃文化。

“今后我們計劃建設中國琉璃瓦博物館,把有著600多年歷史的曲阜琉璃瓦燒制技藝用文獻和實物的形式全面呈現出來。同時開放技藝體驗館,讓每一名參觀者都能親身體驗、增加感性認識。”王樹寶直言,“非遺”項目的產業化必須堅持兩條腿走路,一方面要盡可能保持傳統手工技藝的原汁原味、這是原則;另一方面要充分的對接市場需求,用新的形式滿足公眾日趨多元的文化需要。

延伸古建鏈條

產業集群規模初顯

曲阜作為中國歷史文化名城,在全國有著特殊的優勢地位,琉璃瓦、青磚青瓦等古建筑材料更是暢銷全國。

“曲阜園林古建筑集團公司是大莊社區的支柱企業,目前已形成了油漆彩畫、園林綠化、古建設計、琉璃瓦、藝術雕刻等古建產業鏈條,產業集群規模初顯。”王樹寶說,截至今年8月份,公司實現年產值近2億元,年底有望突破3億元。

作為濟寧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曲阜古建油漆彩畫傳統技藝可追溯到清末。現完式第四代傳人完慶建目前在公司擔任技術骨干,正致力于創新傳承古建技藝,引領曲阜古建技藝走向全國。

正是由于他們的堅持和努力,曲阜古建油漆彩畫技藝在業內的知名度越來越高,曲阜市園林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也成為我省第一家專業性園林古建筑一級資質企業、文物保護工程施工一級資質企業。多年來,公司先后承擔并施工了不同藝術風格的新建、擴建、文物維修古建工程、園林古建工程數百項,包括昆明世博會山東“齊魯園”“牡丹園”、重慶市三峽文物搬遷工程、西藏布達拉宮等。

“大莊社區目前常住人口380戶,從事琉璃瓦制作、園林古建筑、絹花和弓箭制作的有300多人,約占全村總人口的五分之一,社區下屬企業年產值近3億元,是濟寧市經濟百強村居。”曲阜市魯城街道黨工委書記孔令強表示,豐富的非遺文化資源,加上毗鄰曲阜師范大學的區位優勢,以及與山東藝術學院的強強聯合,不斷促進社區文化向產業化和規模化發展,也使得琉璃瓦制作和園林古建筑成了社區文化產業的靚麗名片。

如今的大莊社區在做好琉璃瓦、園林古建筑、絹花、弓箭等產業的基礎上,計劃建造孔府花市文化街區(岐黃街),恢復孔府花市、古戲臺等歷史遺跡,集合大莊花市傳統絹花、琉璃瓦等非遺資源,打造民俗館、鄉村記憶博物館等文化景觀,建設主題文化商業街區,傳統文化古村再次煥發生機。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葫芦娃视频app官网ios-葫芦娃视频邀请码-葫芦娃视频兑换码-葫芦娃视频下载安装